楚恒打心眼里不想接手这个差事,这事干好了对他也不会有什么加分,干不好可能还会招致骆飞不满,他脑子有毛病才会接手这事。

楚恒心里盘算着,抬头看到骆飞的眼神时,楚恒眉头不由皱了一下,此刻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如果他不接这差事,可能现在就会引起骆飞不满,而且骆飞现在虽然是在跟他商量,但他真要一意拒绝的话,骆飞回头也有可能把这差事强行摊派到他头上,到时候他依然不好推脱。

“老楚,我相信没人比你更适合担任这个调查组组长,当前江州市屡屡出现负面新闻,对全市的整体形象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,这时候,需要有人站出来力挽狂澜,挽回咱们市里的形象,你就是这个最合适的人选。”骆飞说道。

听到骆飞给自己戴高帽,楚恒嘴角抽了一下,自己看来是推不掉了。

骆飞也不给楚恒拒绝的机会,继续道,“老楚,就这么定了,由你来当这个调查组的组长。”

楚恒犹豫了一下,既然没办法拒绝,那倒不如答应得干脆点,也算是卖骆飞一个好。

心里做了决定,楚恒也就点头道,“那就听骆书记的安排。”

“好,很好。”骆飞满脸笑容,“老楚,我就知道你从来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骆飞心情大好,看着楚恒愈发顺眼,接下来,骆飞又跟楚恒详细叮嘱了一番,他的目的,自然是要保唐晓菲无恙,让唐晓菲不会受到这件事的影响。

下午,伴随着时间推移,网上关于文远的新闻继续发酵,影响也越来越大,傍晚时分,市长郭兴安再次来到骆飞办公室。

看到郭兴安过来,骆飞微微一笑,猜到了郭兴安的来意。

请郭兴安坐下,骆飞明知故问,“郭市长,你找我是……”

“骆书记,网上关于文远的事情越闹越大,咱们要是不果断采取应对措施,回头恐怕就会被动,难保会让人觉得咱们市里不作为。”郭兴安淡淡地说道。

“嗯,你说的没错,文远这事确实是造成了很坏的影响,咱们必须得处理,否则没办法给公众舆论一个交代。”骆飞点了点头。

见骆飞如此好说话,这下反倒是郭兴安愣住,骆飞转性了不成,中午还坚决反对,怎么这会口风就变了?

若有所思地看了骆飞一眼,郭兴安再次道,“骆书记,如果文远不再担任这个调查组组长,那是不是由郑世东同志来担任调查组组长?”

“呵呵,郭市长,我中午就说了嘛,我觉得郑世东同志不合适,纪律部门有一大堆事要忙,郑世东同志分身乏术,咱们没必要给他增加压力。”骆飞笑了笑,“而且我听说郑世东同志近来的身体也不太好,咱们应该让他多养养身体嘛。”

“我觉得咱们应该听听郑世东同志的意见。”郭兴安皱了皱眉头,不放弃自己的想法。

骆飞摆摆手,“没必要,我有更合适的人选。”

“谁?”郭兴安眉头一跳。

“楚副市长。”骆飞笑着说出楚恒,道,“楚副市长年富力强,思维敏捷,做事稳重,由他来担任这个调查组组长,我觉得再合适不过了,他既有充沛的精力,又有足够的能力,我相信他能处理好调查组的工作。”

听到骆飞说出楚恒,郭兴安一时怔住,这是他之前完全想不到的人选,郭兴安没料到骆飞竟然会点名楚恒来担任调查组组长。

“怎么样,郭市长,你是不是也觉得楚副市长很合适?”骆飞笑着反问。

郭兴安眉头微拧,一时之间竟是找不到话来反驳。

骆飞看到郭兴安的神色,眼里闪过一丝得色,连他自己都觉得让楚恒来担任这个调查组组长是神来之笔。

“郭市长,文远的事,咱们肯定是要处理的,组长的人选就这么定了。”骆飞这时候展现出了自己身为一把手乾纲独断的魄力,也不允许郭兴安反驳。

见骆飞如此说,郭兴安心里虽有不甘,但也不好再说什么,毕竟骆飞是一把手,有拍板的权力。

松北县。

乔梁知道楚恒担任调查组组长的消息时已经是晚上,听到这个消息,乔梁端的是目瞪口呆,他想到了开头,却没想到结尾,打死他都没想到会是楚恒来接替文远担任调查组组长,要是早知道这个结果,他还不如不要搞掉文远,毕竟和楚恒比起来,文远好对付多了。

办公室里,乔梁正在接着电话,电话是市长郭兴安打来的,两人的谈话也主要围绕着调查组的事,郭兴安在电话里同乔梁说了大概情况,楚恒是骆飞亲自点将的,郭兴安终归没能争取到让郑世东担任调查组组长,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无奈的结果。

和郭兴安打完电话后,乔梁暗自恼火,特么的,早知道就不折腾了,这下倒好,送走了文远,迎来了楚恒,事情反倒更麻烦了,楚恒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,这尼玛真是应了那句话,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