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上午,乔梁来到办公室后将蔡铭海叫了过来。

蔡铭海到来后,道,“县长,您找我。”

“老蔡,咱们必须加快脚步呐。”乔梁示意蔡铭海坐下,一脸凝重地说道。

“县长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蔡铭海一时有些不明白。

乔梁道,“老蔡,市里的调查组已经换了新组长,你知道吧?”

“嗯,我知道,昨天晚上我看到市里的文件了。”蔡铭海点点头,道,“新上任的组长是市里的楚副市长,楚副市长是市班子的成员,市里让他担任调查组组长,说明市里对这事是愈发重视了。”

“没错,一方面说明市里对这事更重视,另一方面,这反倒是对咱们不利了。”乔梁咂咂嘴,若有深意道,“楚副市长这个人,是个很厉害的角色。”

蔡铭海闻言下意识点着头,他对楚恒不了解,这会也不好回答什么,不过蔡铭海从乔梁的脸色当中,隐隐感觉乔梁对楚恒这个人似乎十分忌惮。

这时乔梁又问道,“老蔡,县医院之前那个离职的医生找到了吗?”

“找到了,昨晚刚查到下落,原来他应聘到市医院去了,现在在市医院工作,刚刚来的时候,我已经派人前往市里找他问话。”蔡铭海回答道。

“好,找到这个人就好,看能不能从他嘴里问出什么。”乔梁满意点头,“关于邵泉跳楼一案,我总感觉内有隐情,或许从这个医生身上会查出一些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。”

“嗯,拭目以待吧。”蔡铭海点头道。

乔梁沉思片刻再次道,“总之,现在你们的速度一定要快,如果一时半会从那个医生嘴里问不出什么,采取点手段也未尝不可,必要的时候,可以先将他扣起来。”

乔梁的话让蔡铭海一愣,今天和乔梁这一会的短暂对话里,蔡铭海明显感到了乔梁急切的心情,他已经不止一次听到乔梁说‘要快’,似乎乔梁在担心什么。

“县长,您是有什么担心吗?”蔡铭海忍不住问道。

“咋说呢,现在由楚副市长担任调查组组长,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。”乔梁眉头紧锁,这时候,乔梁其实是很后悔将文远搞掉的,文远不走,楚恒就不会来,他这次委实是走了一步烂棋,但话说回来,这个结果谁也预料不到,毕竟没有人能预见未来。

蔡铭海体会不到乔梁的心情,不过乔梁如此吩咐,蔡铭海无疑会照做,道,“县长您放心,这事我会处理好。”

两人又聊了一会,乔梁让蔡铭海去忙工作,自己也继续批阅文件。

没过多久,乔梁接到了蔡铭海的电话,“县长,那名医生又失踪了。”

“失踪了?”乔梁一愣,“怎么会失踪呢,你不是说他应聘到市医院去工作了吗?”

“是没错,但我们的人在市医院里没找着他的身影,询问了一下医院的工作人员,说是早上还看到他来上班,不知道啥时候突然就不见了,打他的电话也没人接。”蔡铭海答道。

“那就再找找,既然早上他还来上班,不可能平白无故就失踪了。”乔梁皱眉。

“嗯,我让下面的人继续找,实在不行,就请市局的人协助。”蔡铭海说道。

听到蔡铭海的回答,乔梁点点头,“行,这事你自己拿主意,有什么消息及时跟我汇报。”

两人通完电话,乔梁放下手机寻思了一下这事,也没再多想,继续投入到工作中。

下午三点多的时候,乔梁接到了调查组的通知,到县宾馆开会。

接到通知,乔梁没有多耽搁,立刻下楼,走到楼下,碰到了同样要前往县宾馆的叶心仪。

看到乔梁,叶心仪走过来问道,“调查组又有什么事?”

“谁知道呢,反正咱们的义务就是配合好调查组的工作,人家让咱们干嘛咱们就干嘛呗。”乔梁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