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个、”

帛琠张嘴弱弱地说了两个字,眼前的元大人和宁良候四目相对火气十足,谁也不让。

俩人对帛腆的话没有任何反应,兀自吵着。

【那个】两个字,帛琠整整说了三遍,才引起了顾青初和元锦沛的注意。

他们二人齐齐转过头看向帛琠,谁都没有说话,等着帛腆说下文。

两人眼中还有浓浓的火气。

虽然知道面前的人不是冲着自己,但这他们的气势实在压人,帛琠不自觉吞了下口水,然后语气颇为弱气道:“那个二位各有各的道理,不要吵了。”

“夸一句话你也要管?”

“我没有管,只是在说那句话的问题。”

……

……

听完帛琠的话,俩人同时收回视线然后继续吵。

——劝架无果。

帛琠擦了擦额头的汗,不知为何他脑子里想起了上个月从茶寮老板那学到的一句大夏俗语——清官难断家务事。

两位大人在他的眼中就跟茶寮那对夫妻吵架似的,旁人劝不和,得让这俩人自己说够了才行。

有路人说妻子错了,那丈夫还会跳出来维护妻子,反之亦然。

俩人对外人互相言语间的维护,丝毫不影响他们继续在吵架……

当时茶寮老板摇头感叹:清官难断家务事,让他们自己理去吧。

元大人和宁良候便是给他这种感觉。

“元大人,宁良候我等先告退了。”帛琠拱手行礼,二皇子一同行礼。

茶寮夫妻的热闹他们可以围观,宁良候和元大人的争吵他们可看不得。

万一口不择言说出什么话让他们听了,过后觉得丢面子或是起了防备,然后与他们疏远更甚者是找茬,那就不太妙了。

所以帛琠想着趁二人没有更多的失态,他和二皇子先行离开。

这两位大人物想必自己心里有数,再吵也是他们大夏官员的矛盾,作为蕃国使臣,还是莫要掺合了。

说了离开那句话,帛琠又等了一会儿,仿佛没有听见一般,二人依旧没有半分要搭理他们的意思。

帛腆表示理解,实在是这两个人吵的太凶了。

蕃国文武两派朝堂辩驳时,都没有眼下宁良候和元大人吵得狠。

那宁良候都已经指着元大人说你是不是故意找事,眼看着下一秒兵戎相见的架势。

帛琠和二皇子对视了一眼,自行起身从马车离开。

俩人回了自己的马车后,忍不住叹息一声,这事闹的!

只希望元大人和宁良候的争吵,不会让他们在盛京往糟糕的方向走。

*

“好,蕃国不错。”

元锦沛先软了态度,认可了顾青初的话,因为他发现二皇子离开了。

他找茬最大的原因,就是想把不相干的人给“挤”走。

至于为何发挥得如此好,元锦沛心中也是真的吃醋于顾青初笑看二皇子说蕃国很好。

这个场景在他脑海里回放一遍都觉得影响心情。

听到元锦沛承认,顾青初不觉得自己辩赢了,反而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满满的无力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