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悠童真没想到,秦兮就这态度,那些同学也不说她两句。

换作平时,面对如此趾高气昂的秦兮,那些同学不阴阳怪气的骂她才怪呢。

还是说,因为秦兮是柴草神医的缘故,所以,所有人都无脑的支持她?

越想,顾悠童心里越不是滋味,连带着看着秦兮的眼神,都带着一抹浓浓的恶意。

秦兮无视了她的眼神。

低头看起了手机。

顾悠童知道的,秦兮是柴草神医这件事已经实锤了,没有办法再拉她下马了。

现在的秦兮,风光无限,顾悠童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跟她争。

可是她不想认输。

顾悠童深吸了几口气,默默的,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但目光,还是时不时的会往秦兮那边看一眼。

妒忌燎原之火,在不断的燃烧,仿佛要冲破她所有的理智。

她指尖攥紧成拳头,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,心情沉重极了。

……

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,就到了放学的时候。

秦兮背上单肩包往教室外走。

心情低落的顾悠童见状,立马跟上了她。

就这样,一路跟到了学校门口。

这一路,秦兮就像是行走的明星似的,所有人的注意力和视线都在她一个人身上。

拿着手机拍着她。

众星捧月的让人羡慕。

顾悠童本想上前拦住秦兮,不让她走。

可是忽然,看见了一辆熟悉的车子。

顾悠童本能地,停下了脚步。

那辆车的车门被推开。

顾呈鸣下车。

他西装革履,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。

迈开步子,缓缓地走到了秦兮的面前。

顾呈鸣对秦兮流露出了难得的慈父表情,他满脸关心的问道:“小兮,你最近过的怎么样?”

要不是秦兮早已经看透了顾呈鸣的为人,可能还真会被他这副样子所欺骗。

以为他真的是个很好的父亲。

但如今……

呵。

只觉得可笑至极。

顾呈鸣心里的那点小算盘,秦兮怎么可能看不出来。

无非就是想利用她柴草神医的身份,多去拉拢一些投资方。

投资方为了获得大众的好感度,自然会跟顾呈鸣合作。

但秦兮可不会给他那个机会,“有事吗?没事就让开!”

她疏离、厌恶的模样,让顾呈鸣眉头不由的皱紧。

可一想到自己还要利用她办事,就只能好声好气的说道:“小兮,爸知道,以前爸做了很多让你不高兴的事情,你放心好了,从今往后,我一定会弥补你,加倍对你好的。”

“弥补我?”秦兮轻漫一笑,“用什么弥补?顾氏集团如今面临破产了吧,撑不了多久就要倒闭了……”

“到时候你身无分文,想用什么来弥补我呢?”

真的不是秦兮嘴毒。

而是,她就是不想让顾呈鸣好过。

当初他跟林玥在一起,同仇敌忾害死她母亲的时候,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才是。

秦兮总没有理由对一个,根本不在意自己生死的父亲好吧?

顾呈鸣眼眸阴沉了下来,他冷漠的说道:“秦兮,你是我女儿,有你这样对自己父亲说话的吗?”

父亲?

这词从顾呈鸣嘴里说出来,还真是新鲜。

秦兮余光扫到了顾悠童的方向,挑了挑眉,下巴抬了抬,“你的女儿在那儿呢,我算你哪门子女儿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