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野面容严肃,满脸写着“不许靠近”。

萧白皱了皱眉,问道:“你这是做啥?”

林野语气不善,“你来干什么?”

萧白晃了晃手里的绿色药丸,如实回答:“之前北爷让我去调查这颗药的能解什么毒,我就去做了几项研究呗,现在准备给北爷汇报结果呢。”

林野闻言,目光停在萧白手中的药上。

“这药哪儿来的。”

“北爷给的啊。”

“北爷哪儿来的药?”

“我怎么知道!”萧白转了转眼珠,有点心虚,故作不耐烦,“不是我说,小野子,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?”

这些都要问。

难不成他还会拿药去害北爷?

林野低下头,沉默了会儿,才说:“之前我一直在岳城处理事情,不知道帝都发生了什么,当我回来的时候,才知道秦兮那个女人走了。”

他抬起头,看着萧白,眼神冰冽,“萧白,你应该很清楚,北爷现在有严重的心理疾病,他看似平静,实则心里不知道有多痛苦,他一直憋在心里不发泄出来,你知道我这个做下属的看了有多难受吗?”

“林野……”

“我就问你这药,是不是秦兮给北爷的?”

萧白深呼吸了口气,“我不知道。”

林野淡漠道:“秦兮的信,我看见了。”

上面有提到这个药。

北爷身上天天藏着那封信,跟护宝贝似的。

林野在他旁边,自然将那个信看了个大概。

林野上前,抓住了萧白的衣领,咬牙切齿,“萧白,连我都知道的事情,你怎么会不知道?你居然还敢把那个女人留给北爷的东西,拿到北爷面前来!”

“林野,你冷静一点!”萧白怒吼道:“不是只有你关心北爷,我也关心他,我也希望他能好起来,可这事关秦兮的生死!”

林野反驳道:“秦兮的生死,跟老子有什么关系?”

“萧白,北爷曾救过我的命,是我一辈子的恩人,我不想让他受任何的伤害,你能明白吗?”

萧白:“所以呢?你认为秦兮是那个会伤害他的人吗?”

林野坚定道:“对。”

萧白抬起手,无奈一笑,任由林野拽着自己的衣领,一副妥协的样子。

林野这才松开了他。

萧白后退了一步,看着林野,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书房。

才慢悠悠的对林野说道:“北爷十九岁那年,对外界排斥,对所有人都不信任,他的世界是黑暗的,当时我给他诊断时,发现他有严重的抑郁症外加心理病。”

“他有睡眠障碍,每天都在夜里被噩梦惊醒,是的,他是被吓醒的,你能想象无所不能的北爷,其实内心是脆弱的吗?”

见林野慢慢冷静了下来,萧白才又接着往下说:

“当时的北爷,看似和常人无异,但其实他已经有自杀倾向了,那一年,我觉得他应该是活不过二十岁了……”

“他让我瞒着所有人,所以你和江鹰都不知道。”

“什么……?”

林野脸色铁青,他知道萧白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。

他没想过,北爷的病居然那么严重。

萧白很认真的道:“这应该和他小时候的记忆有关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