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!慕若晴你是不是怕了我,所以躲在车上不敢下车。”

赵雅舒用起了激将法。

若晴笑笑,“是呀,我挺怕赵小姐的,我更怕我下车后,赵小姐抽我耳光,我忍不住还手的话,赵小姐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能出门见人。”

“慕若晴,你惹我生气,敢还手不成?”

若晴被赵雅舒的话逗笑,她笑嘻嘻地道:“赵小姐,你这句话说得,真的很好笑,你要是对我动手,我怎么就不能还手了?我又不是傻子。”

赵雅舒:“……你下不下车!”

“赵小姐,昨天的事,我是不觉得我有错。虽说赵小姐以前很喜欢战爷,现在战爷肯娶你的话,你肯嫁吗?既然你都主动放弃了战爷,战爷对我好,又与你何干?”

“你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?”

若晴是不觉得她有错。

明明是赵雅舒嫌弃她家战爷不能人道又残了双腿,舍弃了战爷要另攀高枝了,战爷对她好一点,赵雅舒就吃醋,嫉妒,打电话来骂她,她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,赵雅舒就气成这般。

今天更是找上门算帐了。

赵雅舒就是典型的,我不要的东西,别人也不能捡去用。

问题是,战博不是东西,他是个活生生的人。

“我不管,反正战爷不能对你好,也不能对其他女人好,他就算不能人道,不能走路了,也只能对我一个人好。谁得到战爷的特别对待,就是我赵雅舒的敌人。”

“慕若晴,你要是识趣的,就马上搬出战家,并保证以后都不见战爷,战爷对你好,你也可以拒绝战爷的好的。高雅姐一向都是设计礼服的,鲜少会设计日常的衣服,连我赵雅舒想让她设计几套日常的衣服,也得好声好气地哄着。”

“你一个乡巴佬凭什么一下子得到四十套?”

赵雅舒是越说越生气,嫉妒让她的脸都要扭曲了。

如果是慕若晴的本事让高雅给她设计四十套衣服,赵雅舒虽会酸一酸,却不会像现在这样。

战爷出面要求的,赵雅舒就滚入了醋海里,在醋海里掀起狂风巨浪,浪浪向慕若晴扑去,恨不得把慕若晴淹死。

“就是我这个乡巴佬得到了高雅亲自设计的四十套日常衣服,赵小姐,要不要卖一半给你?高雅出品必属精品,我一套就卖五十万元,应该便宜吧?”

她记得自己为了参加赵雅舒的生日宴会,特别地去高雅那里买的几套晚礼服,一套就要十几万。

卖赵雅舒五十万一套,嗯,真的是良心价呀,她都没有因为赵雅舒是她的情敌,她就狮子大开口。

赵雅舒的脸色黑如炭。

她恼道:“慕若晴,你马上给我滚下来。谁要你的衣服了?”

“我就不滚下车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“你怕了我。”

“是呀,我刚才就承认了,我是真的很怕赵小姐,赵小姐可是赵家的千金小姐,高高在上的,岂是我等乡下巴佬可以仰望的。所以,我怕呀,怕得瑟瑟发抖,赵小姐,你看在我瑟瑟发抖的份上,就饶了我吧,赶紧把你的车子移开,我真的赶时间。”

希望初一不要那么快到来。

否则,她就死定了。

赵雅舒:“……慕若晴,你真无耻,睁眼说瞎话,你以为我不敢把你扯下车是吧?”

“敢,赵小姐当然敢的,你一百个胆子呢。”

赵雅舒:“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