瞧着她一副自讨苦吃的样子,战博不爽了。

伸手又捏她的脸。

若晴忍不住又拍开他放肆的大手。

“战爷,你想说什么直说无防,我都听着,记在心头,你不用次次都用捏我脸来提醒我。”

会痛的。

他让她捏捏看。

“外面想送我礼物的女人多了去,我从来不收她们送的任何礼物。”

战博说完,斜睨着若晴。

若晴哦了一声,“我知道战爷向来洁身自爱,不会到处惹风流债。”

不过,在以前,想嫁给战博的女人多如牛毛。

若晴还是在那个小镇的时候,就听说过战博的大名,也从报纸或者电视上看到过战博的人,知道这位爷的一些事情。

如果不是发生了车祸,战博的太太轮到谁都轮不到若晴。

想到此,若晴偷偷地瞄了瞄战博的某处。

她自以为看得很隐晦,战博不会察觉的,那是轻视!

冷不丁的,战博的俊脸逼近,近到她都能闻到他身上那种与唐千浩不一样的味道。

有点熟悉呀。

若晴没有多想,以为是自己重生回来的第一天投怀送抱,咬战博一口时闻到战博身上的味道,才会觉得熟悉的。

“战爷?”

望着近在咫尺的俊颜,若晴美眸急闪,眼里都是戏,他,想做什么?

“刚刚在偷看我那里,怎么,觉得可惜,还是后悔嫁给我?”

“可惜是可惜,但不后悔。”

慕若晴的玉手大胆地落在战博的大腿上。

战博的肌肉绷紧。

他没想到这个女人胆大如斯,居然敢敢敢……敢把手放到他的大腿上。

还摸了起来,往里摸……

战博俊脸上面无表情,内心却波涛汹涌,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对他的。

他在纠结,是让她继续摸下去呢,还是把她的手拉开,然后拧断她的手,以示教训?

咦?

那柔软的玉手转战阵地了,不再往里摸,而是摸到了他的膝盖处。

那里都是骨头,硬邦邦的,有什么好摸的?

占便宜都不会占。

“战爷,我一定会对负责任,让你像正常人一样走路的。”

战博在内心吐槽若晴不会占便宜的时候,耳边却听到了若晴温柔坚定带着点心疼的话语。

向来心硬如铁的战博,静静地看着若晴。

片刻,他沉声说道:“我残了,并不是你的责任,能不能像正常人走路,也不是你的责任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她该怎样对他负责?

替他生儿育女?他都不能人道了,这种事就别说了,免得伤他自尊。

“我残了之后,我家里的佣人都视我为洪水猛兽,能躲得多远就躲多远,连我家人与我相处时都小心翼翼,我需要一位保姆。”

战博这话的意思是告诉若晴,她以负责任为由逼婚,他娶了她,并不是因为爱情,而是把她当成免费保姆,等待她的不是幸福甜蜜,而是他反复无常的性子,是他层出不穷的整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