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博走了。

跟明枫干了一架,挂了点彩后,还在若晴那里告了明枫一状,让若晴更加的记恨着明枫,他才扬长而去。

“阴险!”

明枫不停地骂着战博阴险。

陈叔缩在一旁不敢接话。

“若晴心疼死了,但她心疼的人不是我。”

明枫嫉妒地自言自语,“我被战博揍得更厉害,那家伙明明行动不便,拳头还那么硬,痛死我了,还专往我的脸上招呼而来。”

不用照镜子,明枫也知道自己此刻难看得要命。

战博比他好太多了。

只要用点冰块敷一敷,战博脸上的那点红肿就会消除。

陈叔在心里腹诽着,慕二小姐是战爷的太太,她不心疼她家男人,还心疼他们家主不成?

家主与人家有什么关系?

死对头的关系。

谁会关心死对头伤得如何?

陈叔也就敢在心里腹诽,不敢当面说出来。

从明家大宅出来后,战博再次接到了若晴打来的电话。

“老婆,我从明家出来了。”

战博一接通电话就赶紧说道,“你不用着急回来,再玩几天,等我过去接你。”

“你自己去的明家?”

“带着初一他们。”

若晴怒道,“你带着保镖过去,干嘛不让初一他们一起上,你亲自动手,逞什么强呀,你现在还没有完全康复,明枫好手好脚的,你不占优势。”

战博知道爱妻此刻很生气,主要是心疼他。

被爱妻心疼着,他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,但不能让爱妻知道,还得哄住她,不要生气了,气坏了她的身体,心疼的人是他。

“你是我的老婆,当然是我由我替你讨公道,我虽然腿脚不便,我的拳头还是很硬的,老婆,其实,明枫比我更惨的。”

战博先是霸气地宣示他的主权。

他的女人受了委屈,理应由他替娇妻讨公道。

后面那句话,战博颇有点幸灾乐祸,不过声音压得很低。

带着点点讨好的味道。

初一听着自家大少爷在哄大少奶奶,已经习以为常。

他们大少爷在当妻奴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毫不在乎外面的人怎么看他。

只要大少奶奶开心,让大少爷翻跟斗,大少爷都愿意。

“老婆,别气了哈,气坏了身体,我的心会像刀割的那样痛。”

战博哄着若晴的语气,柔得可以滴出水来。

“老婆,你好点了没有?要是还痛,一定要看医生。”

若晴老朋友到来,也带来了痛苦,战博自然知道,别忘了杨秘书是他的得力秘书。

若晴在东城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他想知道的话都能知道。

当然,他不会盯得那么牢的。

安排杨秘书放下工作,陪着若晴去东城散心度假,他叮嘱过杨秘书,只有若晴不舒服的事情才告诉他,其他的不必说。

若晴回来了,她想告诉他的,自会告诉他。

提前都知道了,就没有那种被信任,被告知的幸福感了。

“不痛了。”

她就是第一天才会痛的。

“哦,那就好,玩得开心吗?”

“你不在我身边,我就算坐在月亮之上,也不开心。”

战博咧嘴便笑,一笑,扯动了脸上的伤,痛得他忙敛起了笑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