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博是不会出差的,那她就没有机会赶走慕若晴,也很难说服战博和慕若晴离婚。

老夫人头痛不已。

“当初要是不去向慕家提出联姻,也不会有后续这么多事情发生。”

老夫人悔不当初呀。

那个时候,战博还无法站立,又被谣传不能人道,连最爱他的赵雅舒都放弃了他,还有那个高雅也不再肖想战家大少奶奶这个位置。

老夫人也是心疼孙子,才会让人去慕家提出联姻,想帮战博娶了若晴回来当个免费保姆。

结果就惹出了后续这么多事情。

想了好一会儿,老夫人决定从明枫那里入手。

“咚咚。”

敲门声响起。

“谁。”

老夫人厉声喝问。

随即把茶几上的那只信封拿起来,进了卧室,把信封放在了床头柜的抽屉里,并上了锁。

“老夫人,是我,大少爷来了,他想见你。”

云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阿博?

这个点,他是回来的了。

老夫人走回到沙发前坐下,语气恢复正常,应着:“知道了,让大少爷上楼来见我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云姐很快走开。

数分钟后,敲门声再次响起。

“奶奶,是我。”

战博的声音隔门传进来。

老夫人这才起身去开门,看到战博没有坐轮椅,她连忙伸手相扶,嘴上薄责着:“阿博,你还没有完全恢复,不能久站,怎么不坐着轮椅。”

“家里也有电梯,不影响你上下楼的。”

她一边说着一边扶着战博进房。

“奶奶,我能自己走。”

战博嘴上这样说,倒是没有阻止奶奶的相扶。

婆孙俩慢慢地进房,回到沙发前坐下。

“就你一个人回来的?”

坐下后,老夫人温声问道,“若晴呢,她怎么不陪着你?”

“若晴每天晚上都要去上礼仪课,现在她还要跟着她爸学习做生意,有时候晚上也得应酬。我一个人没啥的,做复健的时候,我也不喜欢大家看着。”

老夫人抿抿嘴,不说话。

战博看着奶奶,满头的银发梳得一丝不苟的。

奶奶保养得再好,年龄摆在那里,终究是老了。

在他小时候,他眼里的爷爷奶奶都是撑天大树,仿佛天底下没有任何事能难倒他们,而他自幼由爷爷奶奶亲自抚养长大,培养成才,他受到爷爷奶奶的影响最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