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,还是死对头的妻子,那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。你又何苦自讨苦吃,还要被战爷嘲笑你又成了他的手下败将。”

“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

“你以为我想管呀,你要不是打若晴的主意,我才懒得管呢。”

她都是为了好友考虑。

“不想管就闭嘴!喝酒!”

明枫冷冷地喝斥了句。

他没有再端起那杯酒,而是老老实实地喝汤,喝完了一碗汤,又扒了几口饭,才端起酒杯,略顿一下,见童熙没有阻止的动作了,他才喝了几口酒,之后便是一饮而尽。

童熙发了一整天的呆,其实也饿了。

她虽然没有吃饭,却陪着明枫吃菜,也倒了一杯酒,吃几筷子的菜,就小口地喝上一口酒。

两个人,难得的平和。

陈叔拿上来的两瓶酒是烈酒,酒精浓度高。

明枫心情不好,一杯接着一杯喝,饭菜吃完时,他也醉了。

瘫坐在沙发上,嘴里呢喃着若晴的名字。

统共只喝了一杯酒的童熙,没有醉,她就这样坐在他的对面,看着他醉后叫着若晴的名字,有时候还会叫宝宝,说什么爸爸对不起你之类的话。

童熙叹口气。

这一段三角恋,来得莫名其妙的。

反正,她至今都没有弄清楚明枫和好友是怎么一回事。

看着此刻的明枫,童熙又觉得他爱而不得,挺可怜的。

起身,童熙走到了明枫的身边,弯腰吃力地扶起他,扶着他走进卧室,把他丢在床上,喘了一会儿气,调整好气息,童熙才蹲下身去,帮他脱掉了鞋,又扒掉他的外套,抬起他的脚,把他往里拖了拖,免得他一个翻身滚落地上。

“若晴,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明枫的呢喃就没有停止过。

童熙见他脸现痛苦,知道他醉后在做梦,梦到了和若晴的纠葛吧。

她站在床前看了他好一会儿,转身去打来了一盆凉水,用毛巾帮他擦洗了一遍五官以及双手。

最后,坐在床沿边上,看着他眼角滑下两行泪。

童熙伸手触摸一下他的男儿泪,烫手!

“孽缘。”

童熙低喃了一声,对明枫有点同情,也生出了点点的心疼。

撇开她和若晴的友情来说,明枫对若晴的深情,让她既心疼又感动。

可惜若晴已经嫁了战爷,不可能再回应明枫的深情。

而且若晴对明枫有怨。

那是若晴的私事,童熙是很好奇好友和明枫什么时候发生纠葛的,却没有问若晴,要是若晴想让她知道的,自会主动告知,若晴不说,便是不想让她知道。

有时候,知道得太多,也不是好事。

在明枫睡着后,童熙悄然离开。

陈叔安排车子送童熙,被童熙拒绝了。

她想知道在她表白之后,初一是否还会过来接她。

初一没有来,来的是十一。

十一和初一最要好。

童熙没有拒绝十一的相送,等回到童家后,她下车之时,扭头对十一说道:“回去跟战爷说,谢谢他这段时间的关照,以后不用安排你们过来接我了。”

既然初一选择了拉开距离,那她也不想再承战爷的情。

以后就让陈叔安排车子送她回家吧。

十一低沉地道:“我会把童小姐的话带到的。”

至于大少爷怎么安排,他就不知道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